当前位置 : 漫画码 > 资讯 > 漫评 > 四兄妹的复仇

四兄妹的复仇

作者:芷梦之友
2014-08-05 14:41
来源 网络
点赞0
阅读4402

作品名:四兄妹的复仇作者:芷梦之友作品类型:同人文相关:偷星九月天人物介绍:沧月化名金冰雪黑道排名第2的杀手,今年18九月化名金兰雪黑道排名第3的杀手今年17四月化名金幻蝶黑道排名第5的杀手今年17玄月化名路西法黑道排名第1的杀手今年19十月黑道排名第4的杀手今年18三月黑道排名第6的杀手今年18琉星VV学院的主力之一,暗恋九月今年18mdashmdashmdashmdashmdashmdashm

作品名:四兄妹的复仇

作者:芷梦之友

作品类型:同人文

相关:偷星九月天

人物介绍:沧月(化名)金冰雪黑道排名第2的杀手,今年18

九月(化名)金兰雪黑道排名第3的杀手今年17

四月(化名)金幻蝶黑道排名第5的杀手今年17

玄月(化名)路西法黑道排名第1的杀手今年19

十月黑道排名第4的杀手今年18

三月黑道排名第6的杀手今年18

琉星VV学院的主力之一,暗恋九月今年18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正文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清晨,韩国的一栋私立别墅内,“什么!上学!?”粉发女孩叫道。“对,爷爷说去的那所中国樱斯贵族学校的三月身上有重要情报。”“什么东西!”粉发女孩问。“据说是7年前的那场空难资料。”黑发少女有些悲伤的说。要知道,他们四个(玄月也是)本是世界第三公司董事长的儿女,在家里过着幸福快乐的,可是有一天晚上———————三个女孩坐在沙发上,边吃零食,边看电视。淡蓝发男孩走来,说道:“快来收拾一下,妈妈今天就从美国回来了。”她们应了一声,正准备起身,电视里的主播说到“今天从美国飞回上海的GP:14592号航班,不幸遇难,工作人员及乘客无一避免.”沧玄月一听,愣住了。心想:这不是妈妈的飞机吗,怎么可能,一定是我记错了。”这时父亲走来,他怀里还搂着一个女人,女人旁边还有一个和他们差不多大的男孩。父亲阴笑一声说:“哈哈,我终于等到这天了,你们妈妈终于死了,你们现在立刻给我滚出去!”于是,K董事长分毫不说地把他们四兄妹扫地出门。由于是晚上,他们冷得发抖。四兄妹走到了一个广场上,玄月安慰着这三个妹妹。后面过来的一个老人见了,问他们怎么了。玄月见老人目光很友善,便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他。老人说:“你们愿意跟着我吗。”四兄妹点了点头,跟着老人到他住的旅馆去了。第二天,老人带他们去了韩国,他们这才知道,原来老人是世界首富金先生。他们四个也改了名字。后来,为了报仇,他们请求爷爷帮他们训练成杀手,爷爷开始不同意,蛋他们很坚定,爷爷才愿意了。几年后,玄月成为了明星,而三姐妹成了世界顶级的综合Designer。——(回忆结束)

第二天,他们早早到了中国,就看见玄月开着跑车,在机场场外等她们。在车上,大家的邪魅一笑,因为,他们回来的唯一目的,就是把受的一切苦,千倍万倍的还给他——曾经无情抛弃他们的父亲——K。他们来到了樱斯,准备从K的儿子三月开始下手了……

大家下车,一群花痴草痴就围了过来……(至于内容就不写了,你们懂的)走进校园,玄月一脚踹开校长室的门问了班级后就走了。吓得校长半死。

来到教室,开始介绍,此处省略……他们坐在最后一排。

吃完饭,九月漫步在操场上,看见一个蓝发男孩,一个红发男孩并肩走在花园里,九月想,终于找到你了。只听三月说:“我们家下周举行的舞会,你想好带哪个舞伴来了吗?”琉星摇摇头。九月想,舞会,好机会。她快步走回去和玄月汇报。

下午,琉星来到教室上课,看到了坐在他后面的九月,不禁心一动,心想,她好漂亮。同时,三月也注意到了身旁的四月,下课后,琉星给九月传了张纸条,让她到小花园去,九月来到了小花园,琉星对她说:“你,你能做我的女朋友吗?陪我参加舞会!”九月灵机一动,问:“你和三月很熟。”琉星点了点头。九月笑着答道:“好!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镜头转向三四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金幻蝶?”三月问。“恩。”四月冷冷的答。“我想邀请你参加舞会,不知你……”三月还没说完,四月就答应了。三月十分高兴,对她说:“好,时间就是下周一,记得打扮的漂亮点。”四月冷冷的笑了下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镜头转向四兄妹的别墅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玄月哥,我和四月被邀请去路卡家的舞会了,(K的本名叫K·路卡)计划是什么?”“舞会上,我和沧会办成服务生,这次任务的指令是不择手段,干掉K!”玄月冷笑一声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镜头转向舞会现场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偷星九月天

琉星身穿一身白色燕尾服,就像一颗璀璨夺目的真流星。

九月的一身粉红礼服,显出她完美的身材,露肩的设计,裙上的宝石闪闪发光。好像她是巨星一般,琉星看着九月都呆了。

三月,修身的黑色晚礼服,突出了他冷酷的个性。

四月一袭深红色长裙,把她的身材勾勒的凹凸有致,裙上嵌的钻石让她夺人眼球。(本人不会描写时装,就这样吧)。

“嘿,你来了。”琉星对走来的一个银发帅哥说。琉星转身,对大家介绍:“这时十月,我的死党,这是我女朋友九月。”十月笑了一下,让人看起来十分阳光。九月也稍稍微笑,她不经意的向K看了一眼,因为,她们的计划即将启动……

舞会进行到一半时,突然停电,是沧月剪了电线。然后,“啊!”只听一声尖叫,电又来了。大家的目光都向中间投去,只见K一首捂着胸,一手撑着桌子。三月扶起他,急忙宣布舞会到此结束。回家时,玄月十分愤怒,说:“唉~那老头居然力气这么大,我们差点就成功了。”其实是玄月在刺杀时,K拿起椅子挡住了。

回到别墅,大家正在筹备下次的刺杀计划……

第二天,学校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路人1:“喂,听说了吗.”路人2:“恩恩,昨天K差点被刺杀。”走过的三月瞪了他们一眼,他们吓得半死。三月下令封锁这件事的谣言。玄月冷笑一声,因为他有了下一个计划。

教室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“啪”可怜的门坏了。三月气冲冲的坐到位子上。周围的温度瞬间下降到零下1000度。可想不到的事发生了,一群记者围在公司门口。公司的大门就快垮了。三月又发火了,想:怎么回事,太可恶了!

下课,三月冲出了教室,看着水泄不通的公司大门,从后门进入了公司。只见K在慌乱地回答问题。记者A:“您真的被袭击了吗?”记者B:“袭击的人是谁,您是否结过仇?”……K忙的焦头烂额,一位深蓝色长发的记者笑了笑:“K董,您受伤了吗,还是昨天的刺杀是您想炒绯闻!”被沧月一问,一群记者又炸开了锅……“闭嘴!!!”三月这一声吼,记者都把嘴巴拉上了拉链。但后来记者越来越多,,三月拦不住了,K用慈祥的眼神看了他一眼,说:“孩子,快走吧,我能应付。”沧月见了,不禁心一怔,他什么时候对自己这样过!

———————次日,黑月公司董事会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股东A“董事长,我们的股票一直跌,这可怎么办才好!”B“就是,在这样下去,不到10天,就破产了!”K“怕什么,不会有事的。”K回到家,只见韩琴把报纸往沙发上一扔,怒气冲冲的。K安慰她道:“没事的。”“真的?那公司现在该怎么办啊。”“总会有办法的。”K的眼眸里带着无奈说道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玄月的别墅内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沧月:“玄,我已经查到当年的事件资料在三月的手机里。”“很好,开始行动。”

九月:“喂,三月。周日有空吗?四月想约你看电影呢。恩,好!”“搞定了?”四月。“恩。明天,你穿的漂亮点,让他拍照,然后……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第二天,电影院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四月一头乌黑的长发高高束起,一顶鸭舌帽遮住了她娇好的面孔。浅红的汗衫,上面印有薰衣草,下身穿一条浅蓝色牛仔热裤,一双红白相间的帆布鞋衬托出了她的随意风格。

两分钟后,三月来了。他穿着方格式红黑相间的汗衫,深蓝的牛仔裤让他的腿看上去十分修长。黑色的鞋子让他显得很有风度。

两人相遇,一看,居然穿了情侣装,有些尴尬。终于,三月说:“久等了吧,不好意思啊。”“没有,我买好票了,进场吧!”“恩。”三月的脸上露出一道诡异的绯红。进入片场,四月扫视一眼,没多少人,只有四个,还是两对情侣。电影开始了,四月在心里暗暗抱怨道:九月姐买的这是什么票啊,情侣座就算了,居然还是恐怖片。她一定是存心的啊!~~~

这时,四月手机响了,一看,是九月的短信:亲爱的妹妹,电影开始了吧。你们看这场,他一定会有所感悟的,加油!别忘了你的任务啊!~

四月在心里默默哭泣,自己怎么会有这样的一个姐姐啊!三月看出了她的不对劲,问:“怎么了?”“没事。”电影结束了,他们去吃了甜点,走过一个小公园时,他们进去玩了会儿,四月说:“我们拍张照吧。”三月爽快的答应了,然后拿出自己的手机。照片上,两人笑得很灿烂,可灿烂的背后,却隐藏着悲伤与痛苦。正当四月拿着三月手机看时,三月的管家来了,他急匆匆的对三月说:“少爷,公司里出了事,老爷要您回家。”三月只是淡淡的“恩”了一声,四月急忙把手机放到包里。三月温柔的微笑着和四月道了一声再见,就上了车。管家疑惑的看着四月,心想:这女孩是什么人,居然让少爷对她这么温柔。这么多年了,还是头一次看到少爷笑呢。“还不上来!”三月说。管家急忙上了车,要知道,少爷可不是好惹的啊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玄月的别墅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我回来了”四月说着,把手机扔给了玄月。玄月在手机里找到了一个叫“机密”的文件夹,便把沧月叫来了。沧月说:“这是三月的手机吧,哟~还有密码,没问题,五分钟搞定!”

五分钟后,玄月接过手机,打开文件,看了一眼,冷笑说:“哼,这果然是当年的空难资料,现在只要我们等待时机公布它就行了,到时候,我看K怎么解释!”他眼里闪着凶恶的光。“不对啊!”九月说,“那时的事三月应该记得吧?”沧月答道:“我查过了,三月后来出过车祸,是K安排的,我想,为的就是让三月忘掉小时候的一切。”四月说:“K也太狠了,三月那时那么小,万一就不回来怎么办!”“他就是这样。”玄月若无其事地说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学校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听说了吗,三少生日到了,他们家要举办派对呢!”“当然啦,三少还会选舞伴呢,我一定要参加!”……几个花痴的对话被刚进教室的玄月听见了,他想:这倒是个机会,让小四把光盘当作礼物送给他(玄月找人把内容复制在光盘上了。)呵呵~

第一节课下课后,三月拉四月到了小花园,花痴们议论纷纷:“她什么家世啊,三少对她这么好!”“就是,一定要好好整整她!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学校花园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你拉我来干什么?”四月装傻。“我的手机。。。”“哦,在我这。上次你忘了拿。”三月问:“你没动过吧。”四月点点头。K嘱咐过他,手机不能丢,里面有重要文件。三月见四月没怎么样,就也没多问,两人一起回了教室。四月来到座位上,发现椅子上被涂了一层胶水。刚想去换一把,就上课了,当老师宣布坐下的时候,许多花痴都在偷笑。四月把衣服当坐垫按在了椅子上,坐下去。简宁宁(三月后援团团长)见状十分愤怒。下课,四月被简宁宁叫了出去。简宁宁说:“警告你,别再靠近三少。”四月冷笑一声:“哼,胶水就是你涂的吧。”冷气让简宁宁吓了一跳,她底气不足地说:“我才不你,给我上!”说着,草丛里走出将近20个小太妹,脸上露着凶狠的表情。四月不能暴露身份,只能空手打。20个人冲上来有的打她,有的抓他头发。四月用内力把她们都打跑了。然后整理好衣装,扎好头发,准备离开。这是三月来了,因为四月被叫出去,自己不放心,所以跟来了。一群人看到三月,没了刚才凶狠的目光,都变成了可怜兮兮的。简宁宁恶人先告状:“三少,我们刚刚约她出来,她二话不说就打我们。你看。”说着,她们就亮出伤口。三月说:“四月,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。走,别让我再看见你!”虽然嘴上这么说,但心里还是不相信这是四月做的。这一幕,玄月也看到了,他想:只能让九月去送光盘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放学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三月拉四月到一个死胡同里,说:“今天的事到底是怎么样的,说!”“就是你看到的那样。”四月冷冷地说。三月一愣,真的是这样,算了。三月转身走了。四月刚走出胡同,简宁宁就故意伸出手和她握手言和。四月不理她,说:“别假惺惺的。”简宁宁说:“三少,看。她就是这样。”三月大怒:“四月,你怎么能这样,简宁宁好心和你握手言和,你却骂人家。我真是看错你了!”四月白了他一眼,冷冷地说:“切!”刚想走,三月拦住她,说:“道歉。”“我没做错。”四月答道。“道歉。”三月见四月无动于衷,用零下1000度的声音说。这时简宁宁来劝他:“别了,四月就这样,我们走吧。”三月看了四月一眼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路卡家舞会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大家都在翩翩起舞,简宁宁想邀请三月跳舞,被拒绝了。于是决定发泄在四月身上。她靠近四月,用身上的菱形挂饰,狠狠地戳在四月肚子和手臂上。四月痛的尖叫,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,但过一会儿,目光就没有了。四月捂着肚子,强忍着痛。简宁宁故意把鸡尾酒倒在自己裙子上,对走来的三月哭诉。三月安慰了她,又走过去教训四月。三月把她拉进回客房,说:“你怎么能欺负宁宁,向她道歉!”四月不吭声,只是捂着肚子。三月火大了,说:“你到底怎么了?”但四月什么也没说,咬着牙,一副疼痛的样子。三月注意到了她手臂上的伤口,走了出去,看到了简宁宁的菱形挂饰上有血,而她现在正在向自己的父亲哭诉。(简宁宁是K商业好友的女儿)三月把父亲和简宁宁带进房间,指着菱形上的血说:“这就是你眼中的好女孩,她都差点杀人了!”K问:“宁宁,这是真的?”“不是,血是我不小心沾到的。”三月一把抓住她的手,说:“还狡辩,快承认。”“是,是的。”“这次算了,三儿,原谅她吧。”“不可能!”三月是话让简宁宁绝望了,同时也对四月更恨了。事情清楚了,K和简宁宁走了出去,三月说:“你到底是什么人,身份好神秘。”“哼,我是你爸的女儿,你姐姐!”“不可能,我爸,不可能!这不是真的。”三月回忆起了儿时的片段。

K走上台,说:“各位,欢迎你们来参加我家三月的生日。今天,主要是想帮三儿选个未婚妻。”玄月想:果然,公司倒了,选未婚妻只不过是找个靠山。……

各个家族的女孩都上台了,唯独四月没有,三月有些失望。

(跳过选秀环节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送礼环节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偷星九月天

“K,这是我的心意。”一位老伯伯,给了K一份礼物。K向他道谢。

“三少,这是我的。”“这是我的。”三月被一堆礼物压得快喘不过气来。

K再次走上,说:“感谢大家,鄙人再次谢谢了。”这时,四月尖锐的声音响起:“K总,这是我送您的礼物,请您现在就放。”说着,把光盘递给K。三月想:她在玩什么花样?

此时此刻K想:她到底是谁,为什么我会有一种说不上来的特殊感觉,那么熟悉,又如此陌生?

K把光盘放进DV,开始在大屏幕上播放。一幕幕浮现在大家眼前,K明显慌了。

光盘的记录:当年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“为你想好计划了吗”韩琴问。“当然,我给我老婆制造一场空难,让她死无葬身之地,这样,我就能名正言顺的娶你了。”K说。“好极了!千万别被别人发现,对了,也不能让你的孩子活着。”“放心,我把他们赶出去,他们一定会饿死的!哈哈哈!你就等着当路卡夫人吧。”“好,行动吧。”“恩!”……

当年的情景浮现在眼前,四兄妹不禁哭了。他们最爱的妈妈,被自己的亲生父亲害死了,还将他们逐出家门。这对话的哪一句不是让他们揪心的痛!

K冲下台,抓着四月,吼道:“你到底是谁,这是哪来的。”然后对这台下喊:“这是污蔑!别信!”四月拍拍肩上的灰尘,说:“你连我都不认识了吗?”说着,四兄妹站在了一起,九月说:“我们就是当年你的孩子啊,爸爸!”爸爸这两个字中带着讽刺。“你们,你们!”不断有闪光灯的声音响起,记者都不想错过这条新闻——K董事长谋害老婆,赶走亲子,另娶他人,只为钱财。现儿女回来报复,他将怎么办!

玄月冷笑一声:“我们回来了,有没有想我们呢?!现在我们要把你对我们做过的一切,毫不留情的还给你!”